今天是
  • 医生说 | 抑郁症可不是“精神感冒”!
    来源:搜狐健康  日期:2016-9-19  
  •   “抑郁症”,当这三个字明晃晃的出现在挂号单或诊断书上时,很多人都不敢相信眼前的现实,尤其是许多性格外向、活泼开朗的人,更是疑惑为什么抑郁症会找上自己。每天阳光灿烂的人就不会得抑郁症吗?抑郁症就是郁闷、不开心吗?抑郁症真的会让一个人走向死亡吗?也许我们和抑郁症真的不熟……

      悲哀:就诊率十年没变化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统计,目前全球有3.5亿抑郁症患者。在中国,以抑郁症为主的情感障碍患者人数已将近9000万,且还在持续增长。预计到2030年,抑郁症将成为全球最严重的健康问题之一,到2020年其疾病负担将仅次于冠心病,位居全球疾病总负担第二位 。
      上述这一连串醒目的数字提醒我们,抑郁症早已经拥有了庞大的患者基数,但它却没能引起人们的关注。在近期举行的第九次全国心理卫生学术大会暨职业人群心理健康媒体研讨会上,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副院长、抑郁症治疗中心主任王刚教授明确指出,十几年前的研究结果显示北京地区抑郁症的就诊率不到10%,虽然抑郁症患者人数在不断增多,但我们的就诊率却没有根本性变化,甚至全国范围内的就诊率更低,是个位数。可见,抑郁症并不像其他身体疾病一样受到人们关注,如何提高认识程度,普及抑郁症知识非常必要。
      王刚介绍,我国每10万人精神科医生的数量是1.53人,与世界平均水平4人相比差距较大,而和发达国家美国的7.79人、瑞士的41.42人相较,就更加相去甚远。加之我国大城市、中小城市、乡村医疗资源分布的不均衡现象,除精神科医生绝对数量低外,我们的医疗资源可获得性也是相对比较差的。
      对于抑郁症的认识大多数人可能还停留在最简单的情绪层面上,甚至有些人都不知道自己患了抑郁症,或者并不在意,认为心情调整后自然会痊愈,导致更加严重的后果。

      问题:认知功能降低比情绪异常更可怕
      众所周知,抑郁症最显著的表现就是心情低落等情绪异常,医生和患者在治疗时普遍会重点关注如何改善情绪症状,从而忽略患者认知功能的损伤,认为情绪调整好后则认知自动恢复。但王刚强调,即便是症状大部分或者是完全消除,患者仍然在认知功能的几个维度上有明显损害。抑郁症的认知功能有可能跟它的情绪症状并不平行,可能独立于情绪症状存在,而且认知功能的恢复需要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
      目前,认知功能受损已经成为职业人群抑郁症的主要特征,一方面它会严重增加职业人群的缺勤时间和无效工作时间,带来生产力的缺失和巨大的间接经济损失。王刚援引数据表示,抑郁症求医问药的直接医疗花费是整体经济损失的16%,而因为认知功能受损导致的工作量减少、工作丧失进而带来的经济方面的损失则高达36%。一项2002年在中国5个城市采样的调查显示: 抑郁症直接和间接的经济损失情况,直接经济损失是80亿左右,间接经济损失非常高,达400多个亿。
      另一方面,认知能力受损会明显干预治疗效果。王刚结合临床现状说,94%的患者在急性发作期伴有认知缺陷,而且会随着发作次数的增加进一步加重,即使在缓解期,也仍有44%患者存在认知问题。抑郁症患者认知功能受损表现为思维迟缓,反应变慢,记忆力、注意力很差,导致其无法与治疗师进行有效的交谈和沟通,甚至混淆、忘记医生的叮嘱等等,会导致治疗效果显著下降。
      由此可见,在认识、治疗抑郁症方面,仅仅关注情绪异常是不够的,认知功能受损给我们带来的经济损失和身体损伤比情绪症状更加严重。

      痊愈:有效缓解加功能恢复
      王刚介绍,抑郁症的治疗可分为急性期、巩固期和维持期三个阶段。急性期是把症状都消除,巩固期的目标是完全缓解这个状态,持续足够长的时间,使这次抑郁症发作的自然病程完全渡过,维持期则是要达到康复避免复发。一般急性期治疗时间是6到12周,巩固期是4到9个月,但维持期却没有任何的标准,要根据疾病特征和既往发作情况来确定。但就目前治疗现状来看,王刚引用数据说明,抑郁症治一个月中断治疗率可以达到20%~30%,所以会发生没完没了地复燃和复发,规范化治疗不容乐观。
      一项评估研究结果显示,经8周药物治疗后,抑郁症状消失并且功能也恢复的患者仅有23%。就此,王刚特别强调,症状完全消除了并不意味着抑郁症就好了,这只是急性期治疗的标准,而有效缓解加上功能恢复才叫痊愈,这也是抑郁症治疗的最终标准。而且抑郁症可治疗但不意味着好治疗,不要将抑郁症比作感冒,两者不具有可比性。长期传递这一信息将对患者造成一定的迷惑,导致患者产生既然像“感冒”的话就可以自发缓解,就可以延缓治疗的错误观念。
      早年研究已经证明,抑郁症患者的大脑存在结构性改变,发作次数越多、发病时间越长,损害就越明显,而器质性的损害毫无疑问会带来认知方面的损害,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可见,早期发现、治疗对认知功能的恢复尤为重要。
      同时,王刚还指出,回归工作岗位是患者康复后面临的主要挑战,当治愈的病人回到原来的工作环境,只有减少抑郁情绪的来源,才能避免抑郁症的复发,这不仅需要医护人员的治疗,还需要家属、雇主和社会组成的“治疗联盟”给于患者更多的理解和关爱。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