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生命的小船“说翻就翻”,只因抑郁太重
    来源:健康报  日期:2016-5-16  宋崇升
  •   四川师范大学大一学生滕某以极端方式杀害其室友芦某的案件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近日,有消息称,犯罪嫌疑人滕某被鉴定为“患有抑郁症”,违法行为评定为部分刑事责任能力,意味着滕某或将免于死刑。消息一出,很多网民对此纷纷质疑:抑郁症成了杀人犯的护身符?也有人士呼吁“别再污名化抑郁症”,并声称“单纯的抑郁症患者只会伤害自己,严重者也只是自杀,但不会伤害他人”。在这里,我们不对滕某一案的司法精神鉴定妄加评论,只是从精神心理的专业角度去讲讲抑郁症,以及抑郁症与自杀、杀人之间的关系。

      重度抑郁的患者,会觉得生无可恋而出现自杀念头

      抑郁症是一种精神疾病,这是毋庸置疑的。在典型的抑郁发作中,患者通常表现为情绪持续低落,兴趣和愉快感丧失,以及精力降低、劳累感增加和活动减少等。这些是抑郁症的核心症状,也是基本症状。此外,抑郁发作还可能会出现一些附加症状:如注意力下降;自我评价和自信降低;存在自罪观念和无价值感;出现睡眠障碍;食欲下降;有自伤或自杀的观念或行为等。当然,这些表现并不是在每一次抑郁发作中都会出现,但至少要符合两条。而且,符合的条目越多,抑郁症的程度相对越重。通常,根据病情的严重程度,将抑郁划分为轻度、中度和重度三个等级。而自杀,则多见于重度抑郁症患者当中。

      处于重度抑郁的患者,有的会觉得生无可恋,活着没意思,而出现自杀念头;有的患者觉得活着是一种痛苦,是一种负担,而选择轻生。不论何种心态,其最终的指向都是自我毁灭。每年因抑郁而轻生的患者不在少数。影视明星中就有张国荣、翁美玲等都是因抑郁而自杀的。

      怜悯性自杀的动机似乎是出于“爱”,而实际上是症状影响下出现的病态思维和歪曲认知

      但有一些患有重度抑郁症的患者,其毁灭的对象或许不只是自己,还可能会涉及他人。据报道,2001年6月20日,美国休斯敦36岁的妇女安德烈亚在生下最小的一个孩子后不久,就亲手将自己的5个孩子溺死在家中的浴缸里,然后用床单一个个地包好,整齐地放在床上。5个孩子中最大的才7岁,最小的只有6个月。这个杀死孩子的母亲患有严重的产后抑郁症,她自己想自杀,又担心死后孩子无人照料,要承受世间的种种困苦和不幸,于是就产生了先杀死孩子再自杀的想法和行为。近年来,国内关于年轻妈妈因为抑郁而抱着年幼的孩子跳楼的悲剧不时见诸报端。这些都属于抑郁症患者的扩大性自杀,即患者在自杀前考虑到自己死后亲人可能遭遇不幸或痛苦而杀之,因而又称为怜悯性自杀或“利他性”自杀。

      扩大性自杀往往具有以下特点:案发前患者情绪异常低落,有强烈的自杀倾向,有的之前发生过自杀行为(未遂);杀人是为自己的自杀消除后顾之忧;被害对象往往都是亲人,多在家中作案;作案有预谋和计划,成功率极高;杀人和自杀常先后紧接着发生。扩大性自杀以女性多见,被害对象多为幼小的子女。其杀人动机从表面上看,似乎是出于“爱”,而实际上是症状影响下出现的病态的思维和歪曲的认知。

      对于抑郁症患者的这种扩大性自杀案件,在进行精神司法鉴定时,如果鉴定其案发时的确失去了实质性的辨认及控制能力,大多会被认定为无责任能力,即不承担刑事责任。患者在经过治疗症状得到缓解后,往往会悲痛欲绝,对自己的行为深感后悔。

      出现自杀观念时先是杀害无辜的陌生人或熟人,以求法律判自己死刑,这种形式被称为间接自杀

      重度抑郁症患者除了发生这种“利他性”自杀外,还有极少数可能出现“利己性”自杀。这种杀人虽然也属于扩大性自杀,但其杀人动机与“利他性”自杀大不相同,主要是怕自己死后“自身利益”蒙受损失,而将其认定的可能对此产生威胁的人杀死。

      这类患者杀害的对象也多是亲人。曾有报道,有位中年男性抑郁症患者,家庭贫困,想自杀,想到老婆也在生病,会成为儿子今后的负担,于是将熟睡的妻子掐死,随后服大量安眠药,但自杀未遂。还有的重度抑郁症患者担心自己死后老婆会改嫁、儿子会改姓、财产会被别人占有,而杀害亲属。

      还有一些重度的抑郁症患者,其凶杀行为是指向一些无辜者。有的患者出现自杀观念时会采取迂回的方式,先是杀害无辜的陌生人或熟人,以求法律判自己死刑。这种形式被称为间接自杀或曲线自杀。2014年9月,北京昌平的一位男子开车在路上故意撞死两人。“撞死了人,政府就会枪毙我,这样我就解脱了。”这名男子在案发后如此解释。调查发现,该男子病史明确,既往就诊记录清楚,发病时处于重度抑郁发作状态,司法鉴定为限定责任能力,判处无期徒刑。这即是典型的间接自杀。除此之外,负性事件很可能成为一些抑郁症患者凶杀行为的扳机点,引发了患者的愤怒情绪。在愤怒情绪的支配下,患者出现了伤人甚至是杀人的行为。

      在对这类患者的行为进行精神司法鉴定时,考虑到患者的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受到抑郁症的影响而被削弱,往往也会评估为限定责任能力,即承担部分刑事责任。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不管是针对哪种类型的精神疾病患者的杀人案,在进行精神司法鉴定时,一定是针对其案发的精神状态进行鉴定,并判定其刑事责任能力。一些年轻人因冲动而伤人、杀人的事件并不鲜见,他们案发时的所为大多是受到激情的驱动。这样的年轻人即便曾经有抑郁症病史,也不能成为其杀人的免死牌。

】【打印】【关闭窗口